雷軍,猛獸困于港交所

時間:2019-07-10

  帶領金山上市後,雷軍選擇了離開;帶領小米上市後,雷軍選擇了重回一線。
  過去一年裏,小米發布了18款新手機,8款IOT與生活消費産品,進行了7次組織架構調整;雷軍參加了9場發布會,發布了超過1500條微博和21條小紅書筆記……這些數據組成了雷軍的A面:一位勤勞的、似乎永不知疲憊的企業家。
  另一組數據是,小米集團進行了21次股票回購,但股價仍然接近腰斬,從發行價的17元港幣跌到如今徘徊在9塊多,小米手機出貨量始終無緣前三,在不同的統計數據裏,它的位置是第4至6名不等。這些是雷軍不願接受的B面:一頭尚未收複失地的困獸。
  01
  時鍾撥回到一年前的7月9日,那是個多雲的禮拜一,雷軍站在香港交易所那面铮亮的巨大銅鑼面前,西裝革履,笑容燦爛。銅鑼超過一人高,比舊版直徑加長80%,,雷軍是第一個敲響它的人。
  那天,整座香港城都能聽到小米的感謝聲。晚上,在慶功宴的觥籌交錯間,雷軍豪邁發話:“要讓在上市首日買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!”
  此前一周,他焦慮得睡不著覺,“大家投資了我們55億美金,萬一跌得很難看,怎麽出去見人?”早在武大讀書時,雷軍就是全系出名的學霸,正牌的天生驕傲,畢業後又追隨求伯君,兢兢業業把金山苦熬上市,爲的也是不辜負于人,“要還債,這麽多年,給兄弟們開了那麽多的空頭支票,不上市,我一輩子也還不清。”
  但世間總有不如意之事,學霸也無可避免。
  他沒能在港股市場繼續學霸的好成績,小米上市首日即破發。不過,這倒是在雷軍的預期之內,甚至下跌幅度比預期還好。他特意拍了張穿著破洞牛仔褲的照片“紀念”這場破發,也提醒自己: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”
  但隨後一年間,跌跌不休的小米股價似乎讓雷軍失去了自嘲心情。
  今年1月,摩根大通、麥格理、瑞銀等三家機構發布報告下調小米股價,其中,摩根大通將其從評級“增持”降爲“中性”,並把目標股價從18港元下調至10.5港元。
  小米股價很快跌破10港元,小米集團選擇的應對措施是回購股票,而這個斥資1.5億港幣的自救舉動只是開始,此後,小米陸續進行過21次股票回購,以穩定股價,傳遞市場信心。
  對于這些,雷軍顯然不願多談,今年6月的米家發布會前一天,小米臨時取消了雷軍群訪,這天,小米剛剛發布第四次股票回購消息。
  從數據看來,頻頻的股票回購並未對小米股價産生明顯而持續的拉升作用。事實上,從財務指標來看,小米公司的狀況不像它的股價表現那麽糟糕。
  在小米上市以來發布的四次財報中,這家公司的整體營收、利潤等數據都不錯。以最近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爲例,小米公司該季度收入爲438億元,同比增長27.2%,利潤爲32億元,經調整淨利潤同比增長22.4%至21億元。
  而更早些時候發布的2018年報顯示,小米收入增長了52.6%,經調整淨利潤增長了59.5%。“小米的模式起碼要15年才會被大衆完全接受”,雷軍的公開信隨年報一並發布,他用了克制而委婉的措辭,表達對小米模式在資本市場“不被理解”的無奈。
  資本市場給他的回應是:第二天,小米集團開盤報12.3港元,漲0.82%。
  但這波上揚未能持續,截至當天收盤時,小米集團報11.64港元,跌幅爲4.59%。
  02
  中年雷軍一直在努力保持年輕。
  這一年,他參加了9場發布會。舞台上,他總是熟練說著年輕人的流行語,還經常擺出OK的時髦手勢擋在眼部自拍。爲了宣傳主打年輕女性的小米CC,他在小紅書上設立賬號,將發布會前後的幕後花絮剪輯成Vlog,一種頗受年輕人歡迎的視頻方式。
  與雷軍忙著保持年輕形成對比的是,小米公司亟需邁入成熟——上市就像一場成人禮,來自資本市場的全方位審視決定了它需要盡快進化。從規模來看,這家營收過千億、員工近兩萬的公司也需要一套更成熟的管理方法論了。
  雷軍曾經形容小米早期的打法像遊擊隊。
  從創立之初起,小米的模式就是:八位聯合創始人各自分管幾塊業務,公司實行扁平化管理,組織架構只有三層:聯合創始人—部門負責人—員工。小米曾經受益于此,但這種靈活高效的打法在此後慢慢遭遇瓶頸:部門協作困難,過度倚重負責人的能力等。【2】
  事實上,早在2016年的低谷時期,雷軍親自回歸一線抓手機業務時就開始嘗試提拔年輕幹部,當時的銷售與服務部成爲試點,效果不錯。
  于是,2018年9月13日那個下午,雷軍發出了第一封內部信,小米“成年”後的組織架構調整就此拉開序幕。
  這次調整包括:新設集團組織部和戰略部,將原來的四大業務部重組爲十個新業務部門,部門總經理直接向雷軍彙報等等——他們大多是80後,平均年齡38.5歲,在小米的平均供職時間爲5.9年。調整之後,小米集團總部職能被加強,劉德和王川兩位合夥人回歸總部,更多發揮大腦作用,年輕人在一線業務陣地被重用。
  “沒有老兵,沒有傳承。沒有新軍,沒有未來”,雷軍在那封內部信的結尾寫道。
  調整在此後幾個月裏持續進行,截至目前,小米集團已經形成三大部(財務部、參謀部、組織部)和三大集團委員會(質量委員會、技術委員會、采購委員會)的架構。
  按照雷軍向極客公園張鵬透露的信息,組織架構調整是個“漸進的過程”,或許需要至少兩年才能完成。
  這是小米成長的必經之路。多數時候,成長總是緩慢而疼痛的,
  但对于小米和雷军而言,痛感在上市之后的第一年显得尤为突出——他们赶上了冬天:全球智能手机行业增速持续放缓,从2017年开始,全球手机出货量就开始持续下滑。此外,小米本身也面临手机业务被超越 、AIoT 战略尚未充分发挥商业价值的困境。
  于是,在2019年的小米年會演講中,雷軍提到了8次“冬天”,“冬天來了”成爲最廣爲人知的呐喊。
  毫無疑問,他依然是帶領小米過冬的關鍵人物。那場演講中,他把小米現階段的主要矛盾總結爲兩條:公衆對小米的期待與小米發展速度之間的矛盾;小米的發展速度與現有組織管理能力之間的矛盾——在組織結構真正完善之前,這些矛盾的出口,只有雷軍。
  這是一場艱難的持久戰,雷軍不得不保持年輕活力。
  03
  仿佛曆史重演,一紙任命書,雷軍又把自己送回前線,這一次是中國區。
  今年5月,雷軍宣布兼任中國區總裁,全面負責中國區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。中國區的前身是銷售與服務部,再早是小米網,從天語挖來的汪淩鳴、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先後出任過中國區總裁。
  圖: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圖: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
  小米手機中國區失速已經成爲業內共識,從雷軍的反應來看,這顯然是比短期股價震蕩更讓他焦慮的事情。
  這危及小米的根本。
  公開數據顯示,小米手機國內出貨量在2018年第四季度就出現了明顯下滑:1030萬台,同比下跌35%。
  對此,小米CFO周受資稱這是“主動進行産品組合調整的結果”,當時小米正在籌備紅米分拆,作爲銷量主力,後者在該季度沒有發布新機,影響了最終數據,而多款機型的發布時間都定在了2019年第一季度。
  然而,好消息並沒有如期而至。2019年第一季度,小米手機在國內的出貨量僅比上一季度多出30萬台。【3】
  雷軍急了。
  他已經很久沒提過那個“兩年半時間重回中國第一”的夢想,以小米目前的狀況來看,這個目標顯然過于遙遠。他更擔心的是,手機業務萎縮會影響小米的雙引擎戰略落地。
  手机+AIoT ,这是雷军在今年年初宣布启动的新战略,未来五年,小米将在AIoT 领域投入100亿,过去几年,小米已经在逐步建立IoT 生态并颇有成效,在手机市场趋进饱和的大环境之下,这条新出路显然有更多可能。
  然而,手機依然是小米安家立業之根本,是任何時候都不能輸掉的業務。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?
  雷軍需要再打一場硬仗,但人人都知道,這場戰役比2016年更艱難。
  小米手機當時補課的方向很明確:抓供應鏈、開拓線下、補上明星代言等營銷手段。于是,雷軍可以擺好笑臉拜訪供應商,修複此前被破壞的關系;可以厚著臉皮去參觀OV的線下店,學習線下模式;也可以在舞台上自然地與流量明星互動,討用戶喜歡。
  只要明確方向,勞模雷軍自會傾盡全力。
  但商業的殘酷之處在于,只有結果才能驗證方向選擇是否正確,而等待結果的過程可能是一兩年,可能是七八年,也可能是永遠。
  04
  雷軍素來好脾氣。
  他不善于拒絕人,不太熟悉的老鄉要求會面也得安排半小時,礙于人情而安排的會議和見面讓他太累,經常忙到沒時間吃飯。他也不愛罵髒話發火,出現在發布會上時,總是笑吟吟地、慢斯條理地說著湖北味的普通話。
  唯一的例外出现在今年1月,在宣布红米以Redmi 品牌独立的发布会上,雷军一改平时“把朋友弄得多多的”友好姿态,向华为荣耀开炮,喊话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。
  生存面前,形象和面子都不太重要了。第二天,小米年會,雷軍嚴肅地向全員預警:冬天已經來了。2019年,我們即將面臨最嚴峻的挑戰。
  這意味著更辛苦的日子。
  一年前的7月9日之後,雷軍給自己放了一周假,每天行走十五至二十公裏。他後來說,那是創立小米八年以來最奢侈的行爲。
  此後一年裏,工作成爲他世界裏唯一的主題。
  這一年裏,股價沒有困住雷軍,他始終堅信短期震蕩沒有意義,小米具備長期價值;股價也困住了雷軍,他不再是那個所有人仰慕的明星企業家,股價下跌成爲籠罩在他名字上的灰霾——記者們每次撰寫關于他和小米的新聞時,都會習慣性地查詢股價,看到的數字總是綠色居多。
  對于雷軍而言,上市當天那個流光溢彩的日子已經恍若隔世,對于那些領著低于行業薪水跟隨雷軍奮鬥、又因爲股價下跌受損的小米員工,今夜同樣值得慶祝——位于上地的小米新總部迎來了遊園日,他們得以參觀即將入駐的辦公場所。
  公開資料顯示,這個規劃有8棟玻璃建築的園區花費約46億,雷軍親自過問設計,參與過討論男洗手間的小便器等細節。
  從物理空間的意義來看,小米開始了新征途。
  如同一艘航船,新總部承載著小米的夢想,駛向茫茫大海。它在雷軍所說的“冬天”起航,冷冽海水考驗著船體結構質量,更考驗著船上的人心。
  50歲的雷軍立于船頭。
  凜冽寒風之中,他挺直了腰板。

上一篇:深圳制造:曆史進程中的華爲與富士康
下一篇:工信部:健全技術創新體系,推進關鍵核心技術的突破

免责声明: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